洪蘭:榮譽心失落的一代

2012-02天下雜誌 491期 作者:洪蘭

 校風不良、沒有傳統的學校,如何培育出有榮譽感、認同感的學生?當社會笑貧不笑娼,榮譽心又怎麼建立得起來?

在新竹縣的茶花展上,遇見老朋友。她曾任職西點軍校,後來因父母年老無人照顧,便放棄美國的終身教職,回台教書。她看到我,便一把將我拉住,有話要說。

原來她剛回國,不了解國內生態,研究所期末考時,採取榮譽制,沒監考。結果改卷子時,發現有一題大家錯的一樣,甚至一字不差。她懷疑有作弊,但是沒證據。

這一題只好作廢不計分,但是她氣不過,想在開學後,把學生叫到辦公室來口試。

她問:此法可行嗎?我聽了嘆氣,「你難道對台大校長在新生訓練時,叫學生不要作弊、不要翹課、不要抄別人作業的話,沒有警覺嗎?怎麼會沒有叫助教監考?」。

以前,榮譽是人的第二生命,如大仲馬所說的,只有血才能洗得掉恥辱。但是,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「榮譽」(honor)這兩個字的意義了。

最近在一個觀光果園裡,看到一個媽媽帶了兩個孩子,用果汁機在榨柳丁汁。地上堆積如山的柳丁皮,旁邊有十幾個已裝滿的寶特瓶。

我朋友忍不住上前跟這位媽媽說,「你這樣做不對,會教壞你的孩子」,她反脣相譏,「我又沒有偷,我有付入園費。」

但她付的是五十元在園內吃的錢,不是榨汁帶回家的錢。這是個佔果農便宜、令人不齒的貪小利行為。

問題是,她在被人指責時,還大言不慚地反駁,一點也不以為恥。社會上,像這樣「你奈我何」、恬不知恥的現象太多了,令人擔憂。

朋友說,在西點軍校時,每屆新生進來,都會看一部老電影《西點軍魂》(The Long Gray Line),讓學生知道,西點軍校的傳統是什麼,並了解一旦穿上這套制服,別人對他的期望就會不一樣。

因為這套制服代表著,西點軍校榮譽心與責任感的優良傳統。她感嘆,台灣現在的學校,都沒有自己的傳統。

一所學校必須有傳統,才有傳承,學生才會認同學校,以學校為榮,維護學校名譽。

認同是從小培養出來的,它是先從認同家庭開始(你是誰的孩子,以父母為榮),然後認同學校(以做某校學生為榮),認同社區(以做某市公民為榮),認同國家(以做某國國民為榮),最後發展到認同這個世界(以全世界人為榮),達到民胞物與的境界。

現在,大部份學生的確對學校沒有認同,不會唱校歌,也不知校慶是何日。因為大部份學校沒有特色,不看校名,不知現在是在哪一所大學。

學生也沒有特色,不像加州理工學院和南加大的學生很不同,麻省理工學院的學生和哈佛的也不同。

校風是潛移默化、改變學生氣質的無形力量,但是當校長四年一換時,校風怎麼建立得起來?當社會笑貧不笑娼時,榮譽心怎麼建立得起來?

榮譽心就是知恥心,只要掛上我的名字,它就代表我,我就必須盡力做到盡善盡美,以不辜負別人對我名字的期望。(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)

 

本文取自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30577&page=1

ennis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